绡悆闃熷憳 : 第四百七十六章 第三十六根圖騰柱

巴西足球队成员 www.yjopfb.tw 推薦閱讀:王牌貴妻、太太請自重、位面之尋仙道、九璀醫娘、人皮面具、成仙、超品相師、重生之少將仙妻、大宋的智慧

    虞淵頭疼之時,心底忽泛起寒意。

    莫名的驚悸不安,如寒冰幽潭,將其籠罩在內。

    大肆聚集“巨獸精珀”的他,不明所以,暗暗驚詫著,四處張望。

    他想知道,身邊有什么變幻發生了,才會令他如此心悸,如此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慧眼”敞開,他的無感數倍提升,腦子清晰異常,能看到最細微變化,能將繁雜的問題,短時間理清頭緒。

    他的視線目光,從溟沌鯤身上掃過。

    又猛地再聚回來!

    受他心神召喚而來,從溟沌鯤天靈蓋貫穿,刺入巨獸腰椎的“噬骨梭”,竟不見首尾。

    飛梭的尖端鋒芒,尾部的白骨,仿佛徹底融入了溟沌鯤的血魄。

    端坐不動,枯瘦干癟的老叟,身如馬蜂窩,透出的一束束輝芒電虹,突然不再四處亂竄,竟在濺射在外時,又如電蛇般,重返他體內。

    眼睛閉著,嘶吼一陣子的溟沌鯤,不知何時沉靜下來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鼎魂的咆哮,突然響徹虞淵心湖魂海,震的他三魂激顫。

    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,從那端坐著的溟沌鯤體內傳來,讓離的最近的虞淵,覺得只是在他旁邊,都危險重重。

    不敢多想,他頓時停止“煞魔煉體術”的瘋狂轉動,不再嘗試抽離“巨獸精珀”,而是駕馭著“煞魔鼎”,向外飛去。

    “咔!咔嚓!”

    打熬骨骼,淬煉重鑄的脆響,從溟沌鯤血肉身軀傳來。

    下一霎,白骨森森的“噬骨梭”,被一只干巴巴的手,從腦殼內慢慢拔出來。

    溟沌鯤睜開眼,一只赤紅,一只瑩白的怪異眼瞳,光芒流溢。

    他低低一笑,笑聲興奮,笑容殘忍嗜血,“古老妖族鎮壓我的,那座‘天都古妖陣’,三十六根妖族圖騰柱,被你在我體內,以那劍鞘摧毀震碎了一根。就在那時,‘天都古妖陣’宣告被破?!?br />
    他抬頭,看著向外不顧一切逃離的虞淵,笑容愈發可怕。

    “被破之后,剩下的,插在我背脊的三十五根妖族圖騰柱,被我在這段時間一一煉化,成為我的兵刃器物,已能為我所用?!?br />
    “可惜啊可惜,因你摧毀了一根圖騰柱,剩下的三十五根,不能再現‘天都古妖陣?!?br />
    “三十五和三十六,雖然就差了一根,可就是不能成陣?!?br />
    “嘿嘿,小子,你對我當真不錯,缺什么,你就送什么!這根被你送進來的,以大妖骸骨煉制的‘噬骨梭’,偏偏就能被我再次熔煉之后,成為第三十六根圖騰柱?!?br />
    “天都古妖陣,終于能夠在我掌控中,重現于此?!?br />
    溟沌鯤咧嘴獰笑。

    一根接著一根,先是三十五根圖騰柱,從他枯瘦的背后飛出。

    三十五根參天石柱,一根接著一根,在“混濁魔胎”內部天地排布成陣列。

    如三十五根定海神針,在那溟沌鯤的掌控之下,插在星燼海域的海底。

    被他拔出來,落在掌心的“噬骨梭”,纏繞著絢爛的輝芒虹電,被他千萬年凝煉的“巨獸精珀”洗滌淬煉,發生著神奇變幻。

    白骨飛梭,徐徐壯大,被其血肉精氣鐫刻著古老妖文,就此化作第三十六根圖騰柱!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第三十六根圖騰柱,隨著溟沌鯤的張狂大笑,從他手中飛起,穩穩落向另外一處,扎根到了海底。

    頃刻間,天地生變,物換星移,日月懸空!

    一輪熾烈大日,一輪清冷彎月,同在“混濁魔胎”內部的天地出現。

    “??!”

    虞淵駭然失色,看著那懸空的日月,突然傻了眼。

    他知道,在不是什么日月懸空,而是溟沌鯤終于以真身現身!

    高懸天空的日月,就是溟沌鯤真身顯現之后,出現在天空的兩只眼睛!

    “哧啦!”

    “混濁魔胎”上空,緩緩壓下來的“深藍幽幕”,傳來不堪重負的脆響,像是被龐然大物撐開的漁網,網線要受不住那股力量,要斷裂開來般。

    “我,我的天!”嚴祿大聲疾呼,“快,快看!那是什么東西?!”

    一道道視線目光,頓時落在“混濁魔胎”,就見在那藍色陰影深處,有一個巨大的身影,如從蜷曲的狀態,慢慢舒展著身子,從小變大。

    “混濁魔胎”最上沿,和“深藍幽幕”接壤之地,有鋒利如劍的魚鰭,撐破了“深藍幽幕”,刺向海面!

    魚鰭如一排排劍,銳利無匹,似能洞穿天幕!

    隔絕海面和海下,眾人始終不能突破,連天級器物都無計可施的“深藍幽幕”,從那魚鰭刺天時,如薄紙般脆弱。

    瞬間被洞開!

    占地遼闊的“混濁魔胎”,隨著那龐然大物的顯形,竟然已漸漸遮掩不了他。

    排排鋸齒的魚頭,布滿棱刺的魚尾,硬生生地從“混濁魔胎”的兩端突出來。

    “那條,一直跟隨虞淵的怪魚!就是那條怪魚,我認得它的模樣!”

    有赤魔宗的少年,呆若木雞地,看著在“混濁魔胎”內部,一點點變大,撐開了“深藍幽幕”的溟沌鯤,歇斯底里地尖叫。

    “溟沌鯤!怎么會這樣?他怎么能完全顯形?”

    坐在魔刀上的莫硯,一看局勢驟變,也面無血色,心慌意亂,被震驚的,頓時不知道下一步該怎么辦了。

    “釋放血祭壇,不要再壓制那藺竹筠!”

    虞淵的嗷嚎聲,從“混濁魔胎”內部轟然響起,“溟沌鯤將天都古妖陣祭出,戰力暴漲,已能顯現巨獸真身!由此刻起,星燼海域的血靈祭壇,都會淪為他的目標!這場巨變,我們只要能逃離就行!”

    人,還是被困在“混濁魔胎”,還沒能走脫,只能發聲提醒。

    莫硯愣了數秒,怒道:“你干的好事!”

    罵歸罵,他第一時間以行動回應,駕馭著“伽羅魔刀”,驟然遠離時,還不忘大喝:“侯天照!收回南明離火扇!”

    “哦!哦哦!”

    侯天照腦子一片渾噩,不知如何行動的他,下意識地乖乖聽話。

    淹沒了藺竹筠的“南明離火扇”,將所有火焰收回,立即朝著他飛來。

    洶涌燃燒著的藺竹筠,到了這時候,也顧不上他,而是奔著血祭壇而來。

    沒莫硯鎮壓,沉落在海底坑洞的血祭壇,再次漂浮出來。

    血祭壇向“混濁魔胎”而去的途中,周身燃燒著碧綠火焰的藺竹筠,倏然而至,落在了血祭壇上方。

    “哧啦!”

    籠罩一片星燼海域的“深藍幽幕”,當真如巨大無比的網,被一只龐大怪魚頂著,撕裂了漁網,被供的變形。

    海面上。

    燦然的藍色光幕,如隆起的小山,忽從一處海域凸起來。

    藍瑩瑩的幽幕光爍,四處濺射著,就此崩潰。

    蟒后徐子皙,重新飛上天空,只看到千萬里的海域,四面八方,都有無形的藍色幽光,大片大片地被震碎。

    如一面面水藍色的明鏡,接連爆碎。

    炸裂的藍色碎片,則是向那高高隆起之處飛去,仿佛要集中全力,攻擊從海底升騰出來的異物。

    “魚鰭!如此巨大的魚鰭,海底的巨大妖族嗎?”

    徐子皙還沒有反應過來,一頭霧水地,看著那處方位。

    “是一頭,叫做溟沌鯤的星空巨獸?!?br />
    不遠處,因“深藍幽幕”的碎裂,以隕落星眸聚涌星力的柳鶯,在結界消失之后,也看到了徐子皙,于是向她解惑。

    “星空巨獸!”徐子皙駭然失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二章,有票票的兄弟,投一哈,沒收藏地,記得收藏,老逆近期很努力,大家看得到的~~愛你們~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

相關小說:唐磚、太古龍象訣、退后讓為師來、詭秘之主、臨高啟明、王牌進化、逆天邪神、惡魔就在身邊、巴西足球队成员

蓋世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奇書網只為原作者相思梓的小說進行宣傳?;隊魑皇橛閻С窒嗨艱韃⑹詹?a href="//www.yjopfb.tw/4/4826/" title="蓋世">蓋世最新章節。